相关文章

重庆建筑业的“工业革命” 像造汽车一样造房子(图)

航墙铝业创办于2012年。因为看好建筑产业现代化的前景,董事长蔺勇将全部身家和房产抵押,与他人合伙投资创办了这家公司。

让他骄傲的是,3年多过去,航墙铝业的产值超过1亿元。除了幕墙铝板等卖到新加坡、德国外,以热镀锌钢材为骨架的轻钢别墅还远销柬埔寨、迪拜。

在綦江,不少企业像航墙铝业一样,在建筑产业现代化中尝到了甜头。綦江区城乡建委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该区已引进部品构件生产企业19家,可生产预制楼梯、阳台、梁、柱等建筑产业现代化产品130余种。

企业扎堆綦江的秘密

所谓建筑产业化,就是在工厂流水线上生产建筑物的部件。在工地上,建筑工人像车企工人组装汽车一样,将零部件组装成新房。

綦江成为重庆建筑产业现代化的先行者,是巧合也是必然。

綦江区城乡建委主任赵福宇表示,发展建筑产业现代化需要龙头企业带动。自2011年以来,綦江先后引进了重庆建工高新建材有限公司(主要生产预制混凝土构件)等龙头企业。这些“老朋友”带来新伙伴,仅2014年,就有30多家建材配套企业在綦江“安营扎寨”。

政府注重产业链招商也是重要原因。该区政府主要领导曾带队前往杭州、北京等地深度招商,与国内钢结构巨头和建筑材料检测巨头洽谈。

如今,綦江围绕“建工工业园、节能环保生态产业园、钢筋加工配送中心”三大功能板块,发展装配式混凝土配制、钢结构、钢筋加工配送、节能环保建筑部品部件、门窗装配等产业,形成了以装配式混凝土结构为主、钢结构为辅较为完整的产业链。

此外,綦江作为全市建材产业强区,发展建筑产业现代化的思路清晰。2015年,该区把建筑产业现代化确定为綦江工业转型升级的三大主导产业之一,并于同年10月出台我市首部建筑产业现代化发展规划《綦江区建筑产业现代化发展规划(2015—2020)》。

区位和资源优势也为綦江发展建筑产业加了“一把火”。

“綦江位于‘一小时经济圈’内、‘二环’与‘三环’之间,是渝南黔北商贸物流中心,也是主城‘退二进三’乃至沿海发达地区产业转移的重要承接地。綦江还是重庆的矿产、能源基地,企业就地取材方便,节约不少物流成本。”赵福宇表示。

诸多优势集于一身,綦江在短短一年多时间里崛起,去年实现建筑产业现代化相关产值30亿元,预计2020年建筑产业现代化相关产值将超过300亿元。

綦江的建筑业“工业革命”实践

綦江不仅生产现代化建筑产品,还在建设过程中积极推进这场新兴的“工业革命”。该区现有建筑产业现代化项目10余个,包括区体育中心、区游泳馆、九龙大道人行天桥等,其中有近六成采用了钢结构施工,约四成采用了预制混凝土构件方式。

“九龙大道天桥是钢结构,钢箱梁在工厂生产,拉到现场由吊车吊装,不仅对城区交通影响小,工期也节约了20多天。”九龙大道人行天桥项目经理王宇认为,钢结构天桥的自重轻,具有抗压、抗拉等优点,非常适用于城市天桥。

蔺勇介绍,他们刚在涪陵修建一栋轻钢别墅,从下单到施工只需50天,比传统砖混结构房屋的施工时间节省了一半。不仅如此,由于房屋骨架和墙壁都是从工厂拉到现场组装,作为墙壁的铝板还自带个性化图案,省掉了砌墙和装修等工序,无污染、零排放、无粉尘、无噪音成为亮点。

篆塘镇文胜场农民新村是预制混凝土构件项目,空调板、挑檐、梁、柱等构件采用了工厂生产、现场组装的施工方式,装配预制率超过60%。

“最开始浇筑楼房桩基时,我们并不觉得这个项目有什么特别。后来,大型起重机进场,将叠合梁逐层吊运、安装,梁和梁之间用钢筋绑扎,部件之间用混凝土‘焊接’时,我们这才意识到,这种施工方式和原来的完全不一样。”文胜村村主任陈德仁回忆。

事实证明了他的判断。文胜场农民新村建筑面积7000多平方米,包括11栋、33户“乡村小别墅”,去年9月正式开工,建设期只用了7个多月,用工减少1/3,工期也缩短1/3。

相比陈德仁对施工速度的惊叹,綦江区城乡建委质监站副站长霍书泰更看重项目施工的高精度。“传统的施工方式可使建筑精度达到厘米级,农民新村的施工误差则达到了毫米级。这种组装结构更具弹性,房屋更抗震。”

霍书泰还预言:“随着建筑产业现代化项目推广,建设工期减少,今后的工地将不需要那么多工人,他们将进入工厂成为产业工人。”

2020年全市新开工建筑预制装配率将超20%

看好这场“工业革命”前景的,不止是綦江。记者从市城乡建委获悉,为推动建筑产业现代化,我市今年初确定綦江、永川、南川、荣昌、涪陵为建筑产业现代化试点区县,并确定了重庆建工高新建材有限公司等16个单位为示范基地。

“之所以选择綦江、永川等地试点,是因为它们发展建筑产业现代化的热情高,也具备一定的产业基础。”市城乡建委人士透露,以永川为例,该区已有建筑产业现代化企业近10家,形成产能20亿元。今年,綦江、永川、南川、荣昌、涪陵将开工超过90万平方米建筑产业现代化项目。预计2025年,5个试点地区新开工建筑的预制装配率将达到30%。

我市大力推进建筑产业现代化,也与人工成本大幅上涨、建筑业出现行业危机以及钢铁产能过剩有关。

“10年前,重庆建筑业的杂工工资不过几十元一天,现在涨到了两三百元。”霍书泰感叹。

《重庆市2015年建筑业发展报告》显示,去年我市一级以上施工资质的企业300多家,平均利润率只有3.53%。行业薄利迫使一些企业谋求转型升级之路,加入重庆市建筑产业化创新与促进联盟的企业,从2012年的12家增至去年的55家。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是,我市钢铁生产巨头重钢集团设计产能646万吨,实际产量仅为300万至370万吨。在该集团的钢板产量中,建筑和桥梁用钢仅占总产量的3%。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为必然。

在国外,钢结构已被广泛运用于高层和超高层建筑。比如在澳大利亚,钢结构建筑建造量约占新建住宅的50%。市城乡建委人士介绍,我市将钢结构和预制钢筋混凝土结构作为建筑产业现代化的两大抓手。按照规划,2020年全市政府投资新建的公共、公益性建筑应用钢结构比重将达50%。市政基础设施工程也要广泛采用钢结构、预制混凝土部件等建筑产业现代化技术和产品,力争2020年全市新开工建筑预制装配率超过20%。

重庆如何利用后发优势,取长补短?

“政府主导、市场运作是关键。”重庆大学土木工程学院钢结构教研室主任崔佳认为,政府制订合理的激励政策,从公共建筑、市政项目等试点入手,结合不同建筑的特点循序渐进是明智之举。与此同时,各方加快转型,打造“设计—生产—施工—管理”全产业链,共同形成建筑产业现代化的合力,推动开发商和市民转变观念,“将来,我们买房子才能像买汽车一样,选到更多心仪的成品住宅”。

小知识>>>

建筑产业现代化

建筑产业现代化被称为“建筑业的工业革命”,二战后在发达国家开始兴起。当时,城镇化的推进使得住宅需求量剧增,各国开始考虑以工业化的方式生产住宅。

劳动力紧缺也成为这场革命的重要推手。上世纪70年代,日本产业化住宅占住宅竣工数量的比例约为10%;随着劳动力短缺和建筑技术进步,到上世纪90年代,这一比例上升到25%左右,目前日本新建建筑工程基本全部采用产业化方式建造。